北京師范大學社會科學處
 

一等獎-沈越-論古典經濟學的市民性質
發布時間:2015-06-01  閱讀次數:

《論古典經濟學的市民性質——馬克思市民理論再探討》(論文)

北京師范大學 沈越

《經濟研究》

2013年第5期發表 

 

論文是沈越教授從事30多年的馬克思市民理論的系列成果之一。在以往的文章中,筆者在把馬恩德文原著中Bürger這類術語一詞一義理解為市民的基礎上,指出中文譯本將其一詞兩譯為市民或資產階級的錯誤。市民社會首先是指商品經濟社會,它是馬恩一生都在使用的重要概念,因誤譯才使人們誤以為它是馬恩早年不成熟概念現代西方經濟具有市民和資本主義雙重性質,資本主義確立并未使市民經濟消失。從歷史和邏輯上講,市民經濟都是資本主義的前提。晚年馬克思還把市民經濟關系推廣到共產主義第一階段。該文在以往工作基礎上,提出并證明以往將古典經濟學的性質視為資產階級的,也源于誤譯。論文共六章,包括兩部分內容:

第一部分(前3部分)提出并證明,將馬恩在表達古典經濟學性質時使用的bürgerlich翻為資產階級的是錯誤的,而應翻譯為市民經濟學。在馬克思(1859)看來,“十六世紀以來就進行準備、而十八世紀大踏步走向成熟的‘市民社會’”中,市民等級發揮了極其重要作用,它包括獨立的工商業者和知識分子兩個群體:前者不僅是資產階級的前身,也是無產階級的前身;后者在推動科技進步、反封建和推進現代市民社會形成中發揮了引領時代進步的作用。在資本主義確立后,中等階級并未消失。

第二部分(后3部分)從詞源學角度考證德、法、英語中市民和資產階級這兩類術語的由來和演變。西語中bourgeois均來自發法文,本意指中世紀的有產市民,隨第三等級中成長出資產階級,它衍生出資產階級含義。在中文語境下這個法文詞有市民或資產階級兩種含義。馬恩在把資產階級概念引入德文之初,就注意到照搬這個法文詞的語義的非科學性。他們把法文的bourgeois(英文的middle class與之類似)引入德語時,剔除了其原來的市民含義,用Bourgeois專指資產者,從而在德語中將市民與資產階級嚴格區分開來。當他們使用法文或英文著述時,仍在較寬泛的意義上使用bourgeois,指包含資產階級在內的有產市民。在翻譯馬恩著作時應以德語為準,按一詞一譯原則,把Bürger這類術語譯為市民,把Bourgeois譯為資產階級,并以此來確定法文和英文中的bourgeois是市民還是資產階級,然而馬恩著作中譯者的做法恰恰相反。

論文的主要創新和學術價值是:

第一,首次提出并證明古典經濟學及西方經濟學的基本性質是市民的(或中產階級的),推而廣之,西方主流意識形態基本性質也應該是市民的。

第二,分析了原著中市民等級(中產階級)概念在商品經濟社會的歷史地位。這從源頭上澄清了以往將其劃歸資產階級范疇中的錯誤,進而將階級斗爭擴大化的根源。

第三,把后馬克思主義劃分為西方、俄蘇和日本馬克思主義三大分支。因中國馬克思主義原來是俄蘇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分支,中譯本的誤譯來自俄譯本。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實踐上已突破俄蘇馬克思主義框框,但在基本理論層面上還沒有完全消除其影響。將市民誤為資產階級,進而把馬克思市民理論也歸于其關于資本主義理論之中,不過是最典型的一例。

第四,分析了將市民誤為資產階級的原因。一是因蘇聯和中國經濟社會的落后,沒有西方歷史上那樣的市民等級;二是因蘇聯和中國最初建立的計劃模式把商品經濟當作社會主義的異己物。

第五,發現馬恩沒有使用過“商品經濟”概念,其著作中與之等值的是“市民經濟”等概念。值得注意的是,馬恩市民術語還有更為寬泛的含義,還指與這種經濟基礎相適應的上層建筑性質。

第六,將馬克思的“市民化”(verbürgert)理解為一個國家現代化在制度上的演進過程。它首先指經濟上的商品經濟化,并有比資本主義化寬泛得多的內容。把其誤譯為“資產階級化”就會抹去這一進程的普遍性,糾正誤解可為中國目前方興未艾的市民化進程提供一個基于馬克思原論的理論基礎,這也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個新的生長點。

第七,提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都是市民社會的特定歷史形式觀點,前者是西方現代化的具體形式,后者則是中國實現現代化的具體形式。

第八,提出市民社會與資本主義之間的三重關系:一是從歷史和邏輯上講,市民社會都是資本主義的前提;二是資本主義發展促成了西方現代市民社會的形成;三是馬克思生前并未出現的現象,即市民社會又是制衡資本主義盲目發展的重要力量。

第九,提供了正確翻譯馬恩著作中市民與資產階級術語、并便于操作的技術路徑。


 
版權所有 ©:北京師范大學科研院
利盈彩票登陆